咨询热线:13643678573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电话电话:13643678573
QQ邮箱:bbVbVL@www.plantsgive.com
企业资金您当前的位置:企业资金

1990平台-OYO的软银难题

更新时间:2021-04-22 

图片来源@ vision china

正文|志祥。作者|杜

根据软银集团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自2017年11月第一家酒店在深圳开业以来,OYO开始在中国迅速扩张。不久前,印度媒体报道称,OYO通过特许经营、委托运营和租赁在中国管理了多达18万间客房,超过了当地的印度市场。

作为风险投资圈的独角兽之一,OYO在全球市场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表现出色。但与此同时,一些耐人寻味的缺陷也逐渐暴露出来。除了OYO自身的原因,OYO背后的软银集团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OYO客房是一个经济型酒店平台,由里提什阿加瓦尔创立。与一般的在线酒店聚合网站不同,OYO不仅可以预订酒店,还可以与业主合作升级免费WiFi、亚麻床上用品和洗漱用品等各种酒店设施,以达到规定的标准,为客人提供标准化的体验。这些酒店也将把OYO品牌放在突出的位置,以显示他们的服务承诺。据说,在过去的三年里,OYO在印度180个城市开发了近15万间客房,并声称占据“70%的市场份额”。

OYO最近为全球扩张筹集了10亿美元。据报道,这一轮融资已使公司估值达到50亿美元。现在它不仅仅是一家公司,还代表了一种投资和培育90平台的新方式,也代表了跨国软银集团及其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

长期以来,风险投资意味着大量的1990平台和大量的独角兽神话。但是在软银集团的视觉基金面前,这些都是小儿科。凭借1990年近1000亿美元的庞大平台池,加上CEO孙正义对风险投资的大力推动,公司未来在全球风险投资和技术领域的影响力将进一步提升。

软银的胃口出奇的大。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远景基金已经完成了42项投资,为优步、WeWork和OYO等许多著名公司提供了1990年的平台支持。

这些交易不仅速度不同寻常,而且规模惊人:在近一半的交易中,软银承诺在1990年的平台上投入超过10亿美元。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其总投资额达到65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美国风险投资行业一年的投资总额数千美元。

类似于投入大量资金的软银,它所投资的公司似乎继承了这种魄力。例如,OYO决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连锁酒店。“我们相信,如果能在一个月内拿到5万把钥匙,到2023年,我们拥有的客房数量将达到250多万间,是目前全球最大连锁酒店的两倍。”Agarwal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

伟大的理想需要1990年平台的巨大支持,但即使是稍微普通一点的企业,软银也不吝啬,就像肥鸭子一样,软银的1990年平台别无选择,只能等待收获。其实标准脚本是这样的:风险投资公司会先对自己关注的90平台进行小规模的“试探性”押注,当90平台发现其产品能够适应市场,需要更多的90平台成长时,在后续几轮投资中会逐渐翻倍。但在软银这里,最低交易金额是1亿美元,最高是10亿美元。

但是,实际上往往不是* * * * * * * * * * * * *制约了90平台的发展。相反,克服技术挑战,建立单位经济效益,才是更现实的问题。但软银通过1990年平台的填鸭式发展,将这些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1990年平台早早推入了快速成长的轨道。在这个过程中,这些90平台形成了对90平台的依赖。

以OYO为例,它没有充分证明其模式在印度的可行性,一心要出海。在中国和东南亚购买酒店客房后,OYO进入了英国、西班牙、阿联酋和日本。一个

家印度公司尝试征服全球市场,这当然是好事,值得肯定。

但争议也随之而来。原因有二:第一,该公司模式的可行性尚未得到完全证明,不但在获得单位经济效益之路上任重道远,而且盈利能力也远远不足。事实上,其一直吹捧的卖点“优质服务的酒店“就沦为了简单的文字游戏。第二,如果说该公司的初心是将廉价酒店标准化以满足顾客预期,那就无法解释为何在日本、英国这样的发达市场,会存在和发展中市场(比如印度)同样的市场需求。OYO一心想要筹措大量1990平台,这些问题无人过问。

获得充足的1990平台之后,OYO像软银所支持的其他1990平台一样,走上了全面发展之路。现在的OYO已经不仅仅是经济型酒店平台,更有多项业务加持,包括经济型酒店、精品住宅、高端住宿、联合生活空间等,甚至还提供婚宴服务和企业解决方案。尽管这些种类繁多的服务,其市场动态和商业模式的必要性都截然不同,但OYO却认为同时进入这些细分市场没有任何不妥。

软银喜欢“顺从”的1990平台,这样才能“讨价还价”。比如有些时候,软银会要求“多种优先清算权”,即使公司估值下跌它也能拿到钱,当然代价通常是牺牲其他投资者、创始人以及员工的股票;软银还经常提出“棘轮条款”,如果公司的估值下跌,它会要求1990平台给予额外的股份;另外它还有“参与权”,如果1990平台被出售,软银不仅会比其他投资者优先收回1990平台,而且还会获得剩余1990平台的一部分。

在金融之外,软银还会要求在未来数轮融资和公开上市的过程中拥有不可撤销的发言权。比如,如果公司没有获得规定的回报,它就可以阻止IPO。其他风险投资公司通常将其所有权限制在20-30%,而软银则会占据公司的绝对多数股权。例如在OYO,软银就拥有近50%的股份。

软银还决定了1990平台的投资者组合。因为它在全球主要市场都有多个锚定投资,通过强制其投资组合中的一个公司对另一个投资,从而形成一个覆盖各种行业的松散的企业联合,创建一个以软银为中心的实体网络。 OYO最近就从软银投资的的东南亚网约车公司Grab那里筹集了1亿美元。Grab目前仍需要为自己的发展筹措1990平台,所以它对OYO的投资并不合理,但是因为软银的牵线搭桥,一切皆有可能。

不过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仍然有一些公司保持了特立独行的调性,比如网约车公司Ola,因为其创始人足够强势,能够抵制这种扭曲的交易和强制结合,但这样的公司毕竟是少数。

利用OYO这样的1990平台作为实现其雄心壮志的代理人,软银已经不可逆转地改变了1990平台和竞争态势。从表面上看,拥有更多1990平台对圈子中的的每个参与者似乎都是有利的——1990平台获得更多的钱,其他风险投资者估值上升,市场也减少了竞争。然而,获得所有这些暂时性附加收益就是最佳结局,仅仅是相对于空欢喜一场的最坏结果而言的。

被软银惯坏的1990平台会对资本上瘾,并过早地陷入高速增长轨迹,这会打破市场中利益相关者的平衡。最近全印度250多家经济型酒店签署了一份针对OYO的******书,声称他们与OYO的交易影响到了业务。据说,OYO通过大幅折扣扰乱了市场,导致酒店收入减少,还随意收取更高额的佣金和变更合同条款。

那些与软银无缘的1990平台发现,自己不得不与挥霍无度的对手竞争,焦土政策还剥夺了他们获得市场吸引力的所有机会。经济型连锁酒店Treebo或Fab Hotels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所以跟这些软银培养的1990平台合作,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例如,MakeMyTrip早些时候已将OYO从其平台中彻底删除,但最近不得不让它回来。面对软银这样的巨无霸,单打独斗的1990平台毫无胜算。

同样,跟软银竞争的其他风险投资机构也面临着没有选择的选择。与软银投资同一家公司,要么给你一个爽快的现金退出,要么公司的估值就会直线上升。但另一方面,只有在规模满足软银的预期时,公司才能成功退出。1990平台的创始人和员工经常会通过出卖股权给软银来获得现金,这使他们没有动力继续保持“饥饿感”,推动1990平台到自然退出(上市或被收购)。

如果软银投资竞争对手怎么办?那么风险投资者就要被迫放弃,或者筹集巨额1990平台以跟上软银的步伐。例如,风险投资公司红杉最近宣布了一项120亿美元的巨额基金,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跟上软银。这种大型基金的经济性通常很难实现,需要从多个独角兽退出来满足基本回报预期。

软银的的CEO孙正义喜欢称自己为“独角兽猎人”。他可能是表达自己喜欢寻找独角兽,但“猎人”这个词还是颇有讽刺意味的暗示了最后的结果——猎人是杀手,是1990平台的吞噬者。像Deep Kalra(MakeMyTrip创始人)这样的独角兽创始人非常清楚,独角兽的美丽和稀有都是幻象泡影,因为他们难逃“魔鬼”代言人的诱惑。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返回列表页】
 电话:13643678573  13643678573